网站内容
上海代孕价格

上海代孕 > 上海代孕价格 >

巍澜ABO意外助孕By类人形生物已授权
来源:http://0yun.net  日期:2019-07-27
*ABO世界观,赵云澜O假装A,沈巍A假装O,双向暗恋,副cp楚郭

*警告:怀孕,以及后边可能存在的r18

自古二楼归楼主

更啊,怎么不更啊!!!!!

被吞了

啊!!!怎么会这样!!!

看到兴奋的地方,咋没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激动(?▽?)!!!!!!

我要晕了!!!!!快接住我!!!!!

咳咳(其实看的很开心)

来帮你顶文了。

顶顶

超好看哒啊啊

我是从赛罗文进来的!就问还有谁!

dd

催更

催更

第二章

*沈?小白兔?奥斯卡影帝?我是柔弱的Omega需要赵处长保护?无辜?巍

*赵?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我得保护好沈教授这个让人不省心的O?装A好累?云澜

“我说,沈教授。”赵云澜侧头看着拎着文件夹走在旁边的沈巍,旁边的人感觉到他的目光,转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怎么了?”

一对上沈巍的眼睛,赵云澜就把自己本来要说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操,太好看了。

这么好看的男人是真实存在的吗?请问沈巍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可爱多吗??

为什么沈巍偏偏是个Omega?

不对,为什么自己偏偏是个Omega?赵云澜要是个Alpha,他敢保证他能在认识沈巍的第一天就把他绑到床上去。

“……赵处长?”

“……啊?啊我刚刚有点走神……我想说什么来着。”

“哦对,我是想说,你平常除了教书备课……就没有什么别的娱乐活动了?”

沈巍认真地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

“没有。”

提问,沈巍是怎么做到用这么无辜的表情和语气说出这句话的?

赵云澜顿时生出了一种自己在摧残一朵纯洁柔弱无知的小白花的罪恶感。

“你看,你平时除了教书就是备课,活得像个老干部,我觉得吧,你这样不行。生活都这么单调了,再不自己找点乐子——”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咳!那个……”沈巍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掰开一堆扯皮直击重点的??

“就是最近那边新开了一家酒吧,里面推出了一种,那个叫什么,信息素饮料,就是对应性别的人喝了效果就会像酒一样,如果不对应喝起来就是普通的果汁。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试试?”

“我不喝酒。”

“我知道你不喝酒,但是这个,这不是酒啊对吧……这是饮料?饮料总行吧?”赵云澜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一边打着哈哈揽过沈巍的肩膀,一边偷偷观察着教授的神色。

“既然你不想去,那就算了,我约老楚他们去玩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去。”

“啥?”

“我陪你去啊,”沈巍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体验一下生活。”

**?这么好骗的吗??

赵云澜本来都做好了面对“那个地方太乱了你不准去”“你感冒还没好不能喝酒信息素饮料也不行”等等一系列沈老妈子式碎碎念,结果沈巍答应得这么快,反倒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那就……就说好了啊,你可别放我鸽子。”

“放心,一定不会的。”

沈巍的眼神过于真诚,赵云澜有点招架不住:“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回见啊!”

赵云澜逃也似的离开了两个人散步的林荫道,身后是脸上表情有些茫然地跟他挥手告别的沈巍。

赵云澜啊赵云澜,你真是个**。

第三章

特调处的众人觉得他们的处长今天有点说不上来的奇怪。

首先是赵云澜居然破天荒地学起了楚恕之,也在脖子上弄了个戴围巾的造型。不过人家老楚是一身黑,他可倒好,戴了一条中年妇女最受欢迎款碎花大披肩,跟他的牛仔外套搭配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灾难。祝红忍无可忍地伸手去扯,赵云澜却死命护着脖子,一副巾在我在巾亡我亡的架势,就是不让人碰,嘴里还神神叨叨地念叨着这是他爷爷的爷爷的奶奶的传家之宝,不能被没有赵家血脉的人碰不然会招来血光之灾之类的狗屁不通的鬼话。

祝红一巴掌拍在沙发上。

“那个时候哪有这种丝巾?就算有也早就烂没了吧??”

“我说有就是有。”赵云澜紧紧捂着丝巾,满脸写着丝巾就是他的命根子谁也别想拿走。

“我真是……”祝红气得牙根直痒痒,一路踢踏着走回自己的办公桌,路上踢飞了一个大庆落在地上的罐头瓶。瓶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不偏不倚地砸在恰巧路过的小郭裤裆上,可怜的孩子差点没当场疼晕过去。

“你没事吧?怎么了?”刚从楼上下来的汪徵一低头就看见郭长城一脸表情扭曲地在地上抽搐,关切地走过去询问。

“我没……事……我就是撞到……桌角了……我在地上躺一会就好!”

“怎么了这是?”楚恕之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站在汪徵旁边。

“楚,楚哥!我没事我现在就——嘶!”郭长城一着急就想爬起来,结果一个用力过猛咔嚓一声把自己脚腕扭了巍澜ABO意外助孕By类人形生物已授权

“……”有的时候楚恕之真的想知道郭长城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是不是运动神经先天发育不完全。

“哎哎哎楚哥你干什么?!”

“你自己能走?”

“我能走我能走——”

“再吵把你扔出去。”

“……”

目睹了全过程的林静大摇其头。老楚你这样是追不到Omega的你知道吗?

其次就是赵云澜的坐姿了。他们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就算坐着也像软体动物一样非得靠着点什么的赵处长,今天居然板板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看文件,坐姿规范程度堪比沈教授。

“我的天啊,这简直就是世界第八大奇观啊,”大庆围着赵云澜转了好几圈,“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在沙发上规规矩矩地坐着啦?”

“你个死猫,怎么说话呢你?”赵云澜顺手抄起报纸往大庆身上一扔,被黑猫敏捷地一跳,躲开了。

他也不想这么坐着啊!赵云澜对于自己的坐姿,向来是奉行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原则,问题是他现在下身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跟被人撕裂了一样发痛,要是按照平时的坐姿他非得当场惨叫出声不可。

操,那个不知名的Alpha该不会是憋了几十年没碰Omega了吧。遍布全身的吻痕和指印不说,赵云澜早上回家洗澡的时候甚至还在自己腰上腿上都看见了咬痕,他是不是得感谢一下那个A没直接把他整个人生吃了?

跟人上完床提裤子就跑,连句话都不留,赵云澜去前台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酒店附近的监视器还正好那一晚上线路故障。这到底是个什么Alpha啊??

最好别让我知道他是谁,赵云澜恨恨地磨着牙,不然我非把他两腿之间那玩意拆下来风干送给小郭当打狗棒用。

“阿嚏!”正在给学生答疑的沈巍突然打了个喷嚏。

“老师您没事吧?”

“哦,没事,可能是被风吹到了。”

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赵云澜刚想着好歹今天没有需要往外跑的案子,电话就响了。

“老赵你真的没事?我看你脸都白了……”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专心开你的车。”

本来全身就疼得要散架,再被车这么一颠,赵云澜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一个因为纵欲过度而死在去往案发现场路上的特调处处长。好不容易勉强撑到了地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赵云澜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但他并没有,一只有力的胳膊架住了他的身体,赵云澜感激地扭头一看,正对上一张温润干净,好看到过分的脸。

“沈教授?!”

“我来这边的档案馆取资料,看见这么多人在这里围着,就过来看看。”沈巍上下打量了一下赵云澜,眼里满是关切,“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下车的时候不小心抻到筋了哈哈哈……”

“你这个……围巾……”沈巍这才注意到赵云澜脖子上那个与整体风格格格不入的装饰,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变得有些僵硬,像是想吐槽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赵云澜不动声色地躲开沈巍伸向丝巾的手,一边捂住丝巾一边向后退去,“这个,这是最近流行的新风格!那个我们还要查案子,沈教授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哦,好。那……回见?”

“回见!”

妈的真疼,走路都疼。赵云澜强撑着走到沈巍看不见的地方,一秒收起脸上的笑容,呲牙咧嘴地往墙上一靠。

他改变主意了,要是他知道了那个A是谁,他不仅要废了中间那玩意,他还要打断那个A的两条腿。

“阿嚏!”道路另一边的沈巍又打了个喷嚏。

怎么总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哈哈哈顶贴!!!

啥都不用说求赞!! 第二章被吞了

老刺激了

顶顶很好看

更文

收藏了坐等更新,第一章可以用图片发下嘛截图..想看


捐精给多少钱
专业的网站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诗韵代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