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内容
上海代孕价格

上海代孕 > 上海代孕价格 >

雪祭丨“失踪”的排长回到雪拉山,却被连长赶
来源:http://0yun.net  日期:2019-07-04

  

  《雪祭》,一部荣获“五个一工程”大奖的现实题材小说,是作者党益民蘸着血泪写出来的赋情长诗,是书写边疆军旅生活的有温度的、有力度、有厚度的典范之作,是反映几代西藏军人激荡命运的史诗之作。书中有作者对战友、对时代、对国家深沉的感情,有喧嚣时代中深挚的担当。

雪祭丨“失踪”的排长回到雪拉山,却被连长赶

  周末假日期间,中国军网微信将陆续刊发小说《雪祭》中的精彩章节。谨以此向全体战友,向所有边防军人致敬!

  (十四)

  刘铁回到雪拉山,快夜里10点了。他在路边跟周波告了别,转身向不远处的那片灯光走去。寒风将连队发电机的“突突”声送到耳畔,这熟悉的声音让他感觉很温暖,但又很快忐忑起来。

  

  他走进排里的帐篷,丢下背包,没有理会战友们惊愕的目光和问话,转身走进了连部。连长赵天成正在洗脸,瞥见刘铁进来,挂满水珠的脸儿顿时黑了下来,他用力将毛巾往脸盆里一摔,怒吼道:

  “你出去!你给我出去!”

  “你听我解释嘛……”

  “解释个屁!七连容不下你,你爱上哪儿上哪儿去!”

  趴在桌子上正写东西的副指导员杜林,忙站起来劝道:“连长,你先别发火,他回来了就好,有啥子话慢慢说嘛!”

  说着,给刘铁使眼色,意思是让他先出去。

  可刘铁站在那里不动,执拗地看着赵天成。那架式,即使赵天成挥拳打他,他也认了。杜林把刘铁往帐篷门口推:

  “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说。”

  赵天成朝外摆手:“让他到团长那里去报到!”

  刘铁还想说什么,已经被杜林推到了帐篷外面。杜林压低声音说:“你也真是,兵越当越糊涂了,咋能私自离队呢?连长为了追你,摔下了雪谷,险些丢了性命,你晓得不晓得?你先回去吧,好好反省反省,等连长气消了,你再来作检讨。”

  代理技术员方文听到吵闹声,从另一顶帐篷跑出来,见刘铁回来了,什么也没有说,拍了拍刘铁的肩膀,走进连部,对坐在椅子上正在生闷气的赵天成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发火有啥用?”

  赵天成余怒未消:“我不发火,还给他嘉奖呀?”

  “他私自下山是不对,可他心里就好受吗?他媳妇把孩子生在了野地里,孩子没了,媳妇也疯了,现在还在西安医院里躺着呢。”

  赵天成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方文。

  方文说:“我下午收到了女朋友于歆的来信,是她告诉我的。他把媳妇一个人丢在医院里,匆匆忙忙赶回来,能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别再骂他了,他心里苦着呢。”

  

  赵天成没有说话,低下头,抖动着手,点燃一支烟,拼命地抽着。方文见赵天成的气消了,这才坐在火炉边小马扎上,低头烤着火。杜林回来了,看了一眼闷头抽烟的赵天成,坐在火炉边的另一只马扎上。赵天成抽完一支烟,也坐到火炉边上来,说:

  “咱们把下步工作筹划一下,简单分个工。”

  杜林问:“叫不叫贾副主任?”

  赵天成抬起手腕看看表,说:“这么晚了,他可能已经睡了,算了,不打搅他了,我们先商量,明天再告诉他。近段时间,主要有三项工作:第一,推土机排要把东坡那段路基赶快搞出来;第二,七道涵洞也得抓紧,人手不够,可以从二排抽调一个班,但工期不能耽误;第三,要赶快啃下鹰嘴崖,明天就开始打眼放炮,不然来不及。现在,连里就咱们三个干部——贾副主任没搞过工程,就不具体安排任务了,我的意见是,老杜你主要负责涵洞,这方面你在行。”

  杜林说:“行,没问题!”

  “方文你负责路基成形。我呢,上鹰嘴崖!”

  方文说:“还是我上鹰嘴崖吧。我的毕业论文就是高山爆破,你总得给我个机会,让我实践实践吧。”

  方文从西安公路学院毕业不到一年,属于见习期,提干命令还没有下来,工作热情一直很高。

  杜林说:“技术员说得也在理,就让他去吧。鹰嘴崖是咱连最远的一个施工点,连长你在那里,也不便于指挥全盘工作。”

  

  赵天成想了想,然后说:“那好吧,方文你负责鹰嘴崖。可你千万要武汉代孕小心,开山放炮可不是写论文,弄不好会出人命的!这样吧,机械排也用不了那么多兵力,把潘明那个班调给你,同三排编在一起,成立一个青年‘突击队’,你担任突击队队长。”

  “连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三人商量完工作,熄灯哨吹响了,悬挂在帐篷顶上的电灯闪了几下,然后熄灭了,发电机停止了“突突”,营区顿时寂静下来。三人摸黑上了床,在黑暗中又商量了一阵具体细节,然后呼呼睡去。

  其实这天夜里,陆海涛也睡得很晚。听着隔壁帐篷里赵天成他们的说话声,他心里有些不快。这个赵天成,又把我撇开了!赵天成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动不动就发火,没有一点涵养,可奇怪的是,七连的战士们都服他,这让陆海涛多少产生了一些妒意。刚才,牛大伟已经悄悄跑来向他报告刘铁回来了,他以为刘铁去了连部,很快就会到他这里来报到,向他检讨认错。可他左等右等,也不见刘铁来。这小子也太狂妄了,眼里只有赵天成!这一次,我非得好好收拾你不可,让你记住谁是大王,谁是小王!

  这一夜,刘铁睡了一个安稳觉。赵天成骂了他一顿,让他心里踏实了许多。如果赵天成见了他一句话不说,那比骂他还让他难受。至于陆海涛,去找他解释检讨也没有用,他爱咋样咋样,管他哩。

  天快亮的时候,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刘铁被帐篷巨大的“啪啪”声惊醒,急忙爬起来穿衣服。这时,只听外面有人喊道:

  “都快起来啊,帐篷要被风刮跑了——”

  “快,快拽住绳子!”

  “风太大,拽不住啊……”

  “再上去几个人!把绳子缠在腰上,快快快!”

  “还是……不行啊……”

  “笨蛋!爬上去几个人,用身子压呀!给我压住……”

  “哎哟,我的手……”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党益民,陕西富平人,诉讼法学研究生,武警西藏总队政治工作部主任。2次荣立二等功,11次荣立三等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出版长篇小说《喧嚣荒塬》《一路格桑花》《石羊里的西夏》《阿宫》《父亲的雪山,代孕母亲的河》《根据地》《雪祭》、长篇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守望天山》等10余部文学著作。《一路格桑花》改编成20集电视连续剧,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守望天山》改编成电影和歌剧。作品曾获全军文艺新作品一等奖、北京文学奖、徐迟文学奖、柳青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

雪祭丨“失踪”的排长回到雪拉山,却被连长赶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6年11月版 党益民 著

  授权发布

  相关链接

  (一)雪祭|五千米的雪拉山上,排长咋神秘“失踪”了

  (二)雪祭:闷罐车、新兵连、考军校,这滋味当过兵的人最懂

  (三)雪祭|代怀孕的妻子病重,雪拉山上的代理排长“铁了心”要回家?

  (四)雪祭|指导员紧急联系团部,沉默片刻却报告一切正常,怎么回事?

  (五)雪祭|边防连长在雪地里晕倒了,醒来后发现双脚被一个藏族女人捂在皮袍里……

  _81)出品

专业的网站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诗韵代孕网